客戶案例
  • 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 title="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
  • 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視覺盛宴晚會 title="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視覺盛宴晚會"
  • 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 title="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
  • 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
  • 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
  • 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 title="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
  • 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 title="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
  • 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 title="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
慶典公司新聞

攻擊性和玻璃心全因多刷手機?技術正在馴養你的消極情緒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騰訊傳媒,標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我們越來越難以在網絡上開展一場理性的對話了。


當下,互聯網世界的情緒風向正在前所未有地轉向消極和負面,從“喪文化”到動輒興起的“全民惡搞”、“屠版大戰”,這些看似無意識的網絡流行文化,實質上承載了部分網民在現實世界中無處發泄的憤怒和戾氣。負面情緒的泛濫對網絡世界的大環境已經造成了質的影響。



大多數網絡負面言論和行為都可以歸結于被動攻擊(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它代指那些間接釋放非友善信號的表達或行為,例如拖延、故意或反復地在需要負責的事務上犯錯、耍花招、刻意躲避承諾或制造令人不適的環境等。這些行為通常很難被直接識破存在負面傾向,因此,也被稱作消極攻擊或被動攻擊。盡管被動攻擊行為在表面上看起來并不嚴重,但事實上,這樣潛移默化的消極心理釋放會對當事人的心理造成嚴重的影響。


本期全媒派將詳細拆解被動攻擊行為的主要表現、產生原因和應對措施,各位讀者配合love&peace的心情食用更佳。


被動攻擊的主要表現


社交媒體是被動攻擊行為最泛濫的場所之一,這主要是因為社交媒體承載了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網絡,成為了人類心理的最真實映射。常見的被動攻擊行為包括刻意夸大個人情緒,尤其是負面情緒;嘲笑和諷刺他人;傳播虛假或敏感信息;網絡欺凌等。


1. 夸大個人情緒


盡管每個人都會面臨特定的問題和情緒,但這些問題和情緒并不都適合通過社交媒體分享出來。很多人反復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的負面情緒,甚至是夸大負面情緒,只是為了博取更多人的關注和安慰,并不是真正為了解決問題和疏導情緒。事實上,疏導個人情緒的最佳策略是在線下與家人或親密朋友進行交流,線上發泄只會讓人感到更加孤立無援。


2. 嘲笑或諷刺他人


典型的被動攻擊行為還有嘲笑和諷刺他人,尤其是,他們會用看似恭維實則譏諷的話語來打擊他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并且不易察覺。這類被動攻擊行為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讓被攻擊者產生自我懷疑,從而陷入消極情緒中。 



3. 傳播不良信息


在朋友圈等私密社交軟件中,人們往往對信息的分享十分謹慎,但是一旦到匿名制的公共平臺中,部分用戶就會肆意地傳播一些虛假或令人尷尬的內容,尤其是部分內容實質上是對他人的侮辱或權益的侵犯。盡管他們并不是這些內容的信息源頭,但是他們在實質上依然推動了這些不良信息的傳播和擴散,屬于一種不自覺的被動攻擊行為,而正確的做法應該是選擇不予傳播,并向平臺舉報不良信息。


4. 網絡欺凌


網絡欺凌是最嚴重的被動攻擊行為之一,以人身攻擊、人肉搜索為代表的網絡暴力已經在過去毀掉了無數人的生活,而作為施暴者的網民集體卻依然如常生活。


技術馴養了我們的消極情緒


如本文開篇所述,人際關系的數字化在看似拉近了陌生人之間距離的同時,正在讓我們模糊“真實的自我”。英國心理學家萊茵曾提出著名的“存在等于被感知”,一個人的存在感,來源于他的感受被另一個人看到。這一理論映射到當下的社媒關系中,我們的存在感正來自于應用右上角一個個等待點開的小紅點。在點贊轉發評論一系列操作的背后,我們渴望的是在互動中得到他人的認可,尤其是在與他人的公開比較中脫穎而出。具體來看,在網絡世界,主要有以下四點原因制約了人際之間的坦誠交流:


1. 不計其數的圍觀者


戈夫曼曾經在擬劇理論中對“印象管理”進行過系統性的闡述,意即在人際互動過程中,行動者總是有意無意地運用某種技巧塑造自己給人的印象。網絡世界一方面使“行動者-圍觀者”之間一對一的關系轉化為了一對多,另一方面打破了二者之間必須通過現實世界產生交往的限制。在這樣的背景下,行動者得以隱藏在電子屏幕背后塑造自己的社交形象,這也為人們微妙地釋放負面情緒提供了舒適區。



2. 被動攻擊的成癮性


技術為被動攻擊提供了匿名化的可能,并使攻擊性言論的煽動效應不斷被放大。對于“鍵盤俠”們來說,在網絡世界中,他們無需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相反還可以體會到由這些言論可能帶來的巨大轟動效應的成就感,這樣的負面循環會使人在被動攻擊中越陷越深。


3. 情感聯系的模糊化


與基于真實物理空間的線下對話不同,網絡世界中,我們無法通過面部表情、語音語調和其他社會符號來解讀對方的真實意圖,大家的意見觀點和情感表達全部被模糊化。缺乏人情味和同理心的線上交往無疑提供了滋生被動攻擊的土壤。


4. 問責制度的缺位


匿名化帶來的另一個嚴峻考驗即是問責制度的缺失,也就是說,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不會為自己在網絡上的攻擊性言論負責。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共型社交媒體就是最好的例證,從主貼中泛濫的虛假消息,到評論中無休止的諷刺和謾罵,鍵盤已然成為中傷他人的武器,網絡空間更是淪為了憤怒與暴力的發泄口。



克制消極情緒的5個步驟


盡管消極情緒已經成為年輕一代中最新的社會風潮,但是我們依然希望能夠借助一些有效的外部措施來克制消極情緒,保持內心的平靜。我們需要意識到的是,克制消極情緒,不僅能夠幫助個體生活得更加幸福和快樂,同時能夠促進整個社會的健康發展。具體來看,以下五個步驟值得借鑒:


第一步:洞察消極情緒的觸發點


與任何問題一樣,被動攻擊行為的產生同樣源于一個觸發點,而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識別出這個觸發點。也就是說,我們首先需要發現自己在何種情況下更易產生消極情緒,或是哪些言行暗示自己即將不自覺地陷入負面攻擊的狀況中。



例如,有的人會下意識地用“隨便”、“無所謂”等略顯消極的回應來結束對話,一方面,對于這部分人來說,他們可能并未意識到自己這樣的行為實質上暗示了自己內心的消極傾向,同時也會對對方造成負面的心理暗示;另一方面,對于對話者來說,他們也無需過分放大這些言論,這樣反而會激化雙方的沖突和矛盾。此外,分享他人明顯不喜歡的照片或信息、屏蔽他人的賬戶等也是釋放消極信號的典型行為。


第二步:拒絕參與被動攻擊行為



這是所有步驟中最重要的一步,當我們面對被動攻擊行為時,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參與、不回應。例如,當我們與一個經常說一套做一套的人交往時,應該盡量避免與其發生爭論,因為無論怎樣爭論,對方都有借口為自己開脫,反而會擾亂我們的心境。被動攻擊者們的目的就是使我們站在弱勢、情緒化的立場上,在喪失理智后按照他們的條件行事,因此,我們更應該保持冷靜與克制。


第三步:客觀認識自我和他人的情緒


逃避不是解決沖突的根本之道,除了避免參與被動攻擊行為之外,我們也應該客觀看待消極情緒的存在。首先,我們需要意識到,消極情緒是一種正常的心理活動,它并不可怕。其次,在意識到自己可能存在消極情緒后,我們可以先通過深呼吸或轉移注意力的方式來平復心情,避免自己陷入情緒化的非理性狀態中。


除此以外,我們也應當對他人懷有更多地同理心和共情力,尤其是在線上對話中,我們需要努力與對方建立一個真誠、坦率的交流環境,感知彼此的真實想法,并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



第四步:明確提出自己的忍耐邊界


在充分傾聽對方想法的基礎上,我們也需要向對方清晰地傳遞自己的立場和想法。在面對消極攻擊行為時,我們需要明確向對方指出,你的某些行為已經侵犯了我的權益,或是令我感到不適。例如,當面對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要求時,我們需要明確拒絕,并告訴他拒絕的理由。我們需要意識到,我們無法讓所有人都滿意,更無法與所有人達成一致,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能做的就是尊重道德、遵守法律、遵從內心。


第五步:反思和復盤


在成功避免與他人陷入被動攻擊的混戰中后,我們需要對該事件進行反思和復盤,重新評估自己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哪些策略的應用是成功的,哪些是失敗的。虛擬世界中碎片化的交流會讓我們迷失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而反思則是一個自我剖析、自我認識的過程,我們需要在這個過程中明確自己的想法和忍耐底線,反思自己是否也存在某些不自覺的消極情緒。具體來看,日記、冥想等都是進行反思和復盤的好途徑。


福柯曾借助“全景監獄”的比喻來形容人類社會的控制方式,步入網絡時代,傳播權力的普及使得每一位“吃瓜群眾”都具備了凝視與控制他人的權力,“全景監獄”轉向“共景監獄”。在全民網絡圍觀的環境下,我們是“觀照者”,亦是“鏡中人”,換言之,我們既是被動攻擊行為的受害者,又在不自覺中成為了“施暴人”。



人際之間的交往是如此繁復和微妙,代碼亦無法承載我們內心的千回百轉,我們在網絡世界中尋求認同感與存在感,卻有可能通過錯誤的途徑而滑向負面的深淵,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推得更遠。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數字化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我們能做的,只有在擁抱技術的同時保留內心的克制與平靜,多一份耐心、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對真誠交往的熱切渴望。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十七世紀英國詩人約翰·多恩在寫下這一句時,或許并未預料到,四百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紀用數字化的方式將人類前所未有地聯結在一起,隱喻照進現實,“孤島”已成往事。


在網絡大陸的版圖上,每個人都堅守著小小一隅,連接我們的是一通電話、一條短信、一封郵件、一條消息、甚至是一個表情符號。所有的被動攻擊行為都是對人際之間本就脆弱的連接關系的破壞,一條網絡攻擊看似無足輕重,實則牽一發而動全身。


我們無法等到人情在網絡世界中徹底消亡的那一天再做出回應,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我而鳴。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騰訊傳媒,標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篮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