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戶案例
  • 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 title="成都學校慶典儀式_周年慶_成立慶典_成都慶典策劃公司"
  • 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視覺盛宴晚會 title="成都新品上市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視覺盛宴晚會"
  • 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 title="成都主題年會策劃公司"
  • 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成都夏日運動會_發布會_推廣會_活動策劃公司"
  • 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 title="成都開幕式_活動策劃_新聞發布會_活動策劃公司"
  • 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 title="四川新產品上市時尚元素發布會活動策劃公司"
  • 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 title="奧迪新車發布會活動策劃"
  • 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 title="成都經銷商大會活動策劃專業公司"
慶典公司新聞

悍匪、內鬼與警察:中國刑偵劇三十年往事

圖來自:豆瓣


1992年8月31日凌晨,經過一夜急行軍,一百多輛軍車突然出現在云南的平遠地區,車上滿載近2000名荷槍實彈的武警。


平遠距離中越邊境只有兩百多公里,中方如此大規模的軍事行動直接驚動了美國五角大樓。他們根據衛星圖像顯示的信息作出判斷:“解放軍要對越南動手了,趕緊通知河內。”


然而,美國人錯了。我們的目的地不是越南,而是徹底清剿無法無天、橫行平遠地區十幾年的制毒組織和私人武裝。這次行動歷時三個月,共抓捕毒販八百多人,被稱為平遠街緝毒大案。


平遠街緝毒行動


就在平遠街行動收尾的那個月,一個名叫黃景瑜的男孩在遼寧丹東出生。二十七年后,他成為刑偵緝毒劇《破冰行動》的主演。


《破冰行動》改編自2013年廣東博社村的緝毒行動。導演傅東育說,黃景瑜在戲里的表現沒有輸給和他配戲的老戲骨們。


說起老戲骨,就不得不提扮演禁毒局副局長的“達康書記”吳剛。


在成為演員之前,吳剛的第一份職業就是警察,專管小攤販。可是,天生膽小的吳剛不太適合當警察,遇到“小子你等著”這種威脅,他能在家猶豫三天不出門。


叉少真沒想到,霸氣的達康書記和不怒自威的李局長,居然在生活中這么“掉鏈子”。


《破冰行動》火了,很多人都在猜測誰才是內鬼鐵狼,有人說國產刑偵劇的春天來了。


其實,我們曾經有過無比炙熱的夏天。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歷盡苦難癡心不改,少年壯志不言愁。”1987年,一部講述文革后青年警察成長的電視劇《便衣警察》播出,它被譽為大陸刑偵劇的鼻祖。其中,劉歡演唱的主題曲傳遍了大街小巷。


1985年,22歲的劉歡奪得首屆高校英語和法語兩項歌曲大賽雙料冠軍,從此在歌壇嶄露頭角。有個叫雷蕾(著名作曲家雷振邦之女)的作曲家,被劉歡極具辨識度的聲線折服,一定要讓他演唱自己正在作曲的新歌,這首歌就是《少年壯志不言愁》。


一首家喻戶曉的主題曲能給電視劇帶來轟動效應。當時《便衣警察》的導演林汝為剛拍完《四世同堂》,為了契合劇情,請來了曲藝大師駱玉笙演唱主題曲《重整河山待后生》。


駱先生第一次給這首歌錄音時,整個劇組的演員都被震呆了,扮演祁家老二的趙寶剛沖出片場就哭了。


趙寶剛本來是北京鋼鐵廠的一個翻砂工,一次電焊作業時因為忘掐煙頭引發了爆炸。一聲巨響后,房頂掀飛,整個屋子三面墻倒塌,外面的人嚇壞了:完了,小趙在里面呢。就在大家以為趙寶剛兇多吉少的時候,他自己倒先說活了:“沒事兒,我活著呢。”


萬幸,就他后面那面墻沒塌。


右二為趙寶剛


大難不死的趙寶剛決定為自己追追夢,他聽說電視劇《四世同堂》在招演員,就托人見到了導演林汝為。林導問他看過原著嗎,他回答看過,林導又問,你覺著自己能演嗎,他回答“能演,我都能演”。


林導嘴上說你留個電話吧,心里卻想這小伙子有點不靠譜,敢說自己什么都能演。


當一個人想要改變自己命運的時候,眼里就沒有不可能的事。


那天之后,趙寶剛足足等了兩個月都沒音訊,心想肯定是沒戲了。直到有天下班時,他看見家門口蹲著個人,對方看見他就問:你是趙寶剛同志嗎,我是《四世同堂》的副導演,我都找了你倆月了,怎么也不留個電話啊。


“我留了啊,我記著導演放她眼鏡盒里了。”趙寶剛挺委屈。后來,果然在林導的眼鏡盒里找到了那張寫有電話的字條。


到拍攝《便衣警察》的時候,趙寶剛就干上了副導演的活兒。不是科班出身的他天天跟著燈光師學技術,跟著美工學布景。


那位美工就是日后的賀歲片大導馮小剛。


馮小剛那時候剛進北京電視臺做美工,還在戲里客串了一個倒賣黃金的馬仔。雖然鏡頭不多,但表情動作相當專業,展現了日后成為影帝的潛力。


《便衣警察》里的馮小剛


一天,趙寶剛正在片場干活,林導突然說,編劇海巖來了,咱們過去聊聊。那是趙寶剛第一次和海巖見面,兩個人都給對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海巖覺得趙寶剛不像是導演,因為長得太帥了,趙則覺得海巖氣場很強大。那時他們肯定想不到,雙方將合作“統治”大陸電視劇黃金檔數年時間。


海巖生于1954年,長大后入伍成了海軍航空兵。1975年,21歲的海巖退伍后被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勞改處,當上了一名警察。因為家門口就是人民文學出版社,海巖總想寫點兒東西出書。他讀了很多市面上的破案小說,感覺寫得都一般,于是干脆自己來,根據十年從警經歷,寫出了《便衣警察》。


《便衣警察》熱播后,趙寶剛和海巖都獲得了獨當一面的機會,他們也聯手開啟了一段傳奇的電視歲月。


1997年,兩人合作的第一部電視劇《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播出,23歲的徐靜蕾出演女主角呂月月——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女警官,后來在執行臥底任務時和黑社會的公子私奔。


那時的徐靜蕾黑瘦黑瘦,還能看出剛出校門的青澀,在劇中和她配戲的,有人藝的戲骨濮存昕,和出演了張藝謀《活著》的姜武。


《一場風花雪月的事》中的徐靜蕾


在和眾多實力派演員合作后,徐靜蕾也得到了成長。兩年后,她和李亞鵬主演了青春劇《將愛情進行到底》,受到全國矚目,成為大陸演藝圈新一代的玉女掌門人。


1999年,趙寶剛和海巖又推出了《永不瞑目》,被很多人認為是海巖劇的巔峰之作。最火的時候,全國有七八個臺同時播放。這部戲之后,趙寶剛被稱為“造星工廠”,因為參演這部劇的幾個年輕演員,比如陸毅、袁立、蘇瑾和孫紅雷,都從新人成了明星。


《永不瞑目》海報


別人覺得用明星省事,趙寶剛覺得用明星反而費事,因為新人更能按導演的想法來表演。


看完海巖《永不瞑目》原著后,趙寶剛的腦海里已經有了男主角肖童的大概形象。當時北京臺藝術中心的墻上,有一張《血色童心》的海報,趙寶剛每天進樓都能看到。海報上的陸毅只有十七八歲,趙寶剛算了算,這個小孩現在應該二十多歲,正好適合肖童的角色。


陸毅當時在上戲學表演,趙寶剛專程飛到上海去見他。一見面,趙寶剛覺得陸毅變化有點大,比想象中的胖,走路還有點八字腳。他跟陸毅說,你要是想演我這個戲,就回去先看看小說。


陸毅趕緊去買了書,沒過幾天就給趙寶剛打電話,說他想演。


趙寶剛給陸毅提了兩個要求:第一減20斤肥,第二把檔期留著,因為還有一個備選的人。


這個備選的人是陳坤。


因為戲里有肖童當臥底染上毒癮的戲,趙寶剛覺得從氣質上看,陸毅吸毒會讓人心疼,陳坤吸毒大家就覺得那是應該的,所以最后還是選擇了陸毅。


找誰說理去。人家陳坤不過就是有點兒藝術家氣質,怎么會那啥就是應該的了。


就這樣,童星出身的陸毅扮演陽光帥氣的大學生肖童,他愛上蘇瑾扮演的刑警,但因被袁立扮演的大毒梟千金看上,去做了臥底,最終獻出生命。劇中肖童毒癮發作時,電視機前的無數觀眾都心疼不已,對讓他染上毒品的歐陽蘭蘭咬牙切齒。


喜歡肖童的歐陽蘭蘭很痛苦,喜歡她的建軍也很痛苦。扮演建軍的孫紅雷那時候主要演話劇,特別想嘗試電視劇。為了爭取《永不瞑目》中黑老大打手的角色,孫紅雷找到了趙寶剛。


沒想到苦等六個小時,只換來趙寶剛的一句:這人長得太厚道了,不行。


叉少對趙導的眼力深表欽佩,竟然能從孫紅雷的面相上看出厚道來。受到暴擊的孫紅雷沒有氣餒,他悄悄走近趙寶剛,在他耳邊冷冷地說:“這個角色你不用我,會后悔的。”


孫紅雷的這句話讓趙寶剛打了一個哆嗦。瘆人的聲音和漠然的表情活脫脫一個黑社會,于是孫紅雷得到了這個只有六七場戲的打手角色。


看來人不能只對自己狠,必要的時候也要對他人“狠”一點。


雖然戲份不多,但是孫紅雷抓住了這次機會,讓全國觀眾都記住了這個兇狠的打手。三年后,孫紅雷從打手變成老大,在《征服》里演活了狠人劉華強,留下讓無數觀眾玩味至今的經典段落。


《征服》里的孫紅雷


從《便衣警察》到《永不瞑目》,趙寶剛和海巖讓刑偵劇有了一個浪漫的初夏。


雖然有些過于戲劇的安排也“逼”得緝毒干警出來表態:“在我們的實際工作中,根本不可能派一個菜鳥去當線人。”



上世紀90年代,轉型期的中國出現過很多命案,這些案子甚至直接催生出2001年的一部現象級紀錄片《中國西部刑偵大案紀實》。場面比較原始和血腥,感興趣的自行搜索。


還有一些驚天大案,給影視人提供了素材,直到20年后還有人拍。


1996年,悍匪張子強綁架了香港首富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搶得贖金10.38億港幣。一年之后,張子強故技重施,綁架了另一個香港巨富郭炳湘,再得贖金6億。1998年年初,張子強購買800公斤炸藥,想要炸毀香港監獄,救出同伙葉繼歡。這個無法無天的計劃最終把他送上了絕路。


那時香港已經回歸,狂暴的他還沒意識到,這意味著什么。


1998年1月10日,廣東省公安廳接到公安部指示,正式對張子強立案調查,當天的日期“9810”也成了該案的代號。督辦這個1號案件的,是時任廣東省公安廳長陳紹基。陳紹基曾主持偵破“東星輪”大劫案、“長勝輪”海上大劫案等,被稱為“南粵政法王”。


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在廣東江門被捕,同年12月被執行槍決,在香港不可一世的世紀大盜,在大陸受到了正義的制裁。2002年的電視劇《插翅難逃》和2016年上映的電影《樹大招風》重現了這樁舊案。《樹大招風》中,陳小春扮演張子強,想要聯合另外兩大賊王“搞大事”,最終各自覆滅。


張子強接受審判


就在張子強被捕前兩年,一部講述改革開放初期人民警察為特區經濟發展保駕護航的刑偵劇播出。片名《英雄無悔》,由濮存昕、李婷主演。片中公安局長高天的原型,就是陳紹基。


女主角舒月的扮演者李婷讓人眼前一亮。憑借溫婉動人的表演,她被提名飛天獎最佳女主角。后來,她又參演了多部刑偵劇,《冬至》、《大江東去》、《紅蜘蛛》、《重案六組》……叉少很喜歡她的表演。


2010年,戰功赫赫的陳紹基因貪污被判死緩,讓人唏噓不已。正如尼采所說,與惡龍纏斗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在張子強橫行香港的96、97年,連續兩年被列為大陸刑偵1號案的白寶山特大殺人案也成了社會焦點。這起大案橫跨新疆、北京、河北三省,致死17人,包括軍人、警察。主犯白寶山雖然只有小學文化,但擁有極高的犯罪心理素質,反偵察意識很強,給抓捕帶來了相當大的難度。


讓人意外的是,如此窮兇極惡的歹徒,被抓時沒有一點反抗。1997年9月5日,4名公安干警以辦理戶口為名,敲開了白寶山母親家的門。就在白寶山準備拿槍搏命的時候,母親突然進屋詢問情況。在老母親面前,白寶山最終選擇了投降,驚天兇犯就此落網。


2002年,根據白寶山事件改編的紀實電視劇《末路:中國刑偵1號案》播出,男主角白寶山由來自山東的演員丁勇岱(就是瑯琊榜中的梁帝)扮演。出演白寶山時,丁勇岱已經年過四十,有自己的一套表演觀念。可現場除了他之外,幾乎都是沒有什么表演經驗的業余演員,而且為了追求真實的效果,導演要求演員都不化妝。


《末路》里的情節


丁勇岱一開始很不適應,后來干脆也放下自己的框框,和業余演員一樣“演”。放松下來之后,丁勇岱很快就進入了角色。在拍攝白寶山被抓那場戲時,他全程沒有多少動作,連臺詞也沒幾句,完全靠眼神表達情感。


短短幾個鏡頭,丁勇岱用眼神將白寶山看到警察時的冷靜,準備拿槍時的兇狠,面對母親時的溫和以及黯然投降那一刻的絕望,表現得淋漓盡致,觀眾仿佛經歷了白寶山從孝子到兇犯再到普通人的變化過程。


《中國刑偵1號案》播出后,由于紀實的拍攝手法和未經修飾的表演,有觀眾甚至認為白寶山是找了個犯人來演的。有一次,丁勇岱碰到了在劇中參演警察的刑警,對方看到他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掏槍,隔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不對,這大哥是演員。”


《末路》中白寶山被抓前的四個表情


真替丁勇岱捏把汗。陳佩斯父親陳強當年演黃世仁的時候,因為演得太好,臺下觀看的戰士也差點舉起槍。


那幾年,紀實類刑偵劇成為新的收視熱潮,除了《中國刑偵1號案》,還有2000年的《命案十三宗》和《紅蜘蛛:10個女囚的臨終告白》。它們用近乎白描的手法,以最貼近真實的講述告訴我們,兇犯不都是大奸大惡之徒,當一個人的弱點被無限傷害,貪婪被無限放大時,誰都有可能失去理智,陷入瘋狂。


《紅蜘蛛》這部電視劇給叉少留下了無數童年陰影,奇怪的是,很多情節都忘記了,但片尾曲《讓我歡喜讓我憂》卻一直印在心里。


愛到盡頭,覆水難收,為何要到無法挽留,才又想起你的溫柔。


這些打上“真實”標簽的刑偵劇讓叉少牢牢樹立了自己的人生觀:別想著干壞事,你真沒那個膽子。



2017年,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打破了大陸電視劇的收視紀錄。塞滿鈔票的別墅、副國級貪官的落馬讓這部劇突破了以往的尺度。


可是在叉少心里,2001年的反黑劇《黑洞》仍然是無法企及的高峰。



《黑洞》中的陳道明


《黑洞》的故事要從1958年說起。那一年安徽宿縣人張成功出生,二十多歲從部隊復員后,他進入公安系統成了一名警察。從為民服務的基層民警,到同黑惡勢力斗爭的刑警,張成功的從警生涯長達二十多年。


張成功有位戰友兼同事,復員后當了公安系統的法醫,由于為人正直且文筆不錯,受到領導賞識,被調到安徽某礦區當公安局長。礦區人員構成相當復雜,久而久之形成了頗具規模的黑社會勢力,當地幾任公安局長不是被拉下水犯罪,就是同流合污,成為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戰友臨危受命,以文人的執拗和剛正的正義感,大刀闊斧地整治黑惡勢力,取締了當地的黃賭毒等各種非法活動。但是,戰友在打黑中發現,提拔自己的上司的外甥,居然也是黑社會成員,他沒有徇私枉法,把上司的外甥抓進了監獄。


這一抓也給自己帶來了牢獄之災。很快,戰友就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停職,同時隔離審查。戰友庭審那天,張成功親自去法庭旁聽,他發現公訴人對戰友的指控根本無法成立,理應無罪釋放,但是判決結果竟然是令人無法接受的十年刑期。



《黑洞》截圖


為了給戰友申訴,張成功一邊把這件案子寫成報告文學,一邊請全國知名的律師維權。經過三年多的努力,終于促成了案件的重新審理,蒙冤入獄的戰友也被無罪釋放,并恢復原職。


但是,這位戰友在入獄期間,和曾經被他懲治的黑社會成員關在一起,身心都受到了極大摧殘,張成功后來看望他時,對方的第一反應居然是立正喊報告。此后,張成功再也不忍去和老友敘舊。


當正義遭受挫折,英雄也會變得懦弱。


在《黑洞》里,刑警隊長劉振漢的原型人物,就是這位英勇不屈的法醫戰友,扮演者是老牌戲骨陶澤如。那場讓張成功錯愕不已的庭審,被改編成了一場蕩氣回腸的法庭戲,扮演劉振漢辯護律師的,是演員李成儒,而這個角色的原型人物,就是為蒙冤局長奔走呼喊的那位知名律師。


《黑洞》中的李成儒


直到現在,叉少仍然無法忘記,李成儒那段鏗鏘有力的辯詞。


每一個尚有良知的人,都應該捫心自問,如何能無愧地面對被告席上,忍辱負重、含垢不阿的我的被告人。他的錚錚鐵骨不應該被囚禁在冤獄之中,他的滿腔熱血也不應該被冷卻在被告席上……我懇求法庭秉公執法,頂住壓力,排除權力的干擾,公開宣布劉振漢無罪,并當庭釋放。


《黑洞》的成功,除了劇本的扎實,還有拍攝手法的創新,它的導演是具有鮮明個人風格的管虎。


1991年,管虎從電影學院導演系畢業,之后幾年拍的都是小成本電影,比如耿樂、張嘉譯主演的《頭發亂了》,跟黃渤合作的《上車,走吧》。


《黑洞》是管虎拍的第一部電視劇,反正也沒經驗,他干脆就用拍電影的路數拍,這也讓《黑洞》的鏡頭表現力特別強,與當時的電視劇迥然不同。后來在拍《冬至》的時候,管虎依然延續了這種風格,打造了又一部經典劇集。


管虎說,我拍電視劇不為別的,因為我沒干過這個事兒,我就非得干一次。失敗了,說明我沒能耐,成功了,我就再干一次。


天性這個東西,不能以好壞評判,但有時候,隨著性子走就對了。


從《黑洞》《黑冰》開始,刑偵劇里的反派再也不是千人一面的壞,陳道明和王志文用自己的敬業,演繹了活生生卻又復雜到極致的反派。


陳道明為了揣摩感覺,買了不少犯罪題材的書籍來看,還為張成功的創作出謀劃策。王志文說,如果演員用心演戲那么這個角色就會非常不得了。


管虎說得直白。“我碰上的這幾個合作演員,相對比較聰明,很職業,他們也都知道在自己江河日下的時候拍這么一部戲的重要性,他們要轉型,而這些角色也恰恰給予他們轉型的感覺。”


原來曾經火到逆天的兩個大叔,也曾爆發過中年危機,叉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發際線。



還是在2001年,李成儒客串完《黑洞》里的律師之后,回到《重案六組》的片場,搖身一變成為刑警隊的大曾,和王茜扮演的警花季潔,董勇扮演的狙擊手江漢,塑造了刑偵劇歷史上的又一組經典形象。


《重案六組》劇照


《重案六組》一改傳統破案劇的冗長沉悶,以每集兩個案子并線解決的快節奏讓觀眾大呼過癮。和當時很多紀實類的罪案劇不同,《重案六組》沒有展示兇手的犯罪過程,而是著力表現警察辦案時的喜怒哀樂,以及身為刑警對家庭和親人的遺憾和虧欠。


2003年,《重案六組2》播出,據相關統計,幾年時間,《重案六組》的前兩部在全國各大電視臺一共播放了2700多次,刑偵劇的盛夏就這么來了。


站在今天回望這一年,叉少猛然發現,原來盛夏和凜冬竟然如此之近。


就在季潔和大曾搭檔破案的時候,一部名為《紅問號》的涉案劇悄然登陸各省市電視臺。這部劇講述女性犯罪,全劇成本只有200萬,從表演到鏡頭都很對得起這個成本。臺詞一塌糊涂,劇情離奇駭人,只有犯罪細節特別詳細,也因此取得了極高的收視率。


不用說,啟發《紅問號》的就是之前的《紅蜘蛛》。后來,《紅蜘蛛》也拍了續集,還一連拍了七部,不過后面這六部只有名字相同,劇情卻面目全非,估計成本也會讓人一臉問號。


在粗制問號和變異“蜘蛛”的夾擊下,刑偵劇被帶進了凜冬。2004年,廣電總局下發通知,要求電視臺把涉案題材的電視劇安排在每晚23點以后播放,同時要求各省級電視劇審查機構對涉案影視劇加強把關,控制數量。


 《紅蜘蛛》給很多人留下陰影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刑偵劇就此退出了每天晚上的黃金檔,只能在午間和深夜檔緬懷昔日的榮光。



在刑偵劇沉寂的這些年里,古裝劇和婆媳劇壟斷了晚間的黃金檔。但是破案元素依然有強大的群眾基礎,2004年的《神探狄仁杰》和2005年的《大宋提刑官》,就在央視的黃金時間拿下了超高收視。


忽然之間,好像公安局長和法醫都穿越回到千年前的唐宋,透過熒屏定定地看著觀眾,問道:“元芳,你怎么看?”


2005年,現象級的美劇《越獄》開播,扣人心弦的劇情不光火爆全美,據說在中國也有幾千萬人同步熱追。那時候你要是去趟網吧,估計會看到有一半人都在追《越獄》,剩下的一半在玩魔獸。


《越獄》海報


美劇的互聯網時代開啟后,讓中國觀眾看到了更多的經典罪案劇,比如《犯罪心理》、《鐵證懸案》等。有一個叫張睿的年輕導演,曾經把美劇《24小時》看了整整三遍。


從電影學院畢業后,喜愛刑偵劇的張睿在2014年執導了電視劇《刑警隊長》,這部劇的原型是江蘇南通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已故隊長顧瑛。


2015年,因為制作優良品質上乘,《刑警隊長》被安排在電視臺的黃金檔播出,讓涉案劇重返黃金檔的張睿也得到了新的機會。


當時一個游戲公司拿著一本名叫《余罪》的小說找到了愛奇藝。愛奇藝覺得這個小說很抓人,可以改編成網劇,經前輩推薦,張睿成為了《余罪》的導演。


2016年,網劇《余罪》橫空出世,前兩季的播放量突破了30億。類似美劇的緊張風格, 也讓年輕觀眾燃起了對國產罪案劇的熱情。張睿坦言,為了拍出美劇的節奏,他讓整個劇組都看了《國土安全》和《絕命毒師》。


《余罪》的成功也讓主演張一山成為話題人物,導演張睿說在選角時,他腦海里張一山的形象,還是《家有兒女》里的小童星。見到真人后,還是擔心如此瘦小的一個人,能否讓劇中的毒販信任,以致將性命相托。


張一山在看過劇本之后對張睿說:“這個人就是我,你放心吧。”后來,張一山果然完全融入到了角色里,戲里戲外都用余罪的方式跟人交流,打動了導演,也打動了劇里的毒梟老傅。他對余罪說:“我為什么相信你?是因為你夠真實。”


《余罪》中的張一山


《余罪》之后,網絡平臺又誕生了《白夜追兇》和《無證之罪》等多部現象級的網劇,它們的制作甚至成了行業標桿,成為被Netflix引進的對象,給外國觀眾播放。


這幾天,《破冰行動》在網絡和央視八套的黃金檔熱播,豆瓣評分目前高達8.5。據說,為了重現2013年真實案件中千人抓捕的場面,有一千四百多名警察參與拍攝。


中國刑偵劇好像終于熬過了寒冬,迎來了春天。


不管是春天還是夏天,刑偵劇打動人的,除了正邪較量,還有對人性灰色地帶的展現。畢竟,每一個人都不是絕對的非黑即白。


戲還沒拍完,2018年8月,《破冰行動》人物原型、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長鄭海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真的是“電視劇都不敢這樣拍”。現實,有時候比影視作品更戲劇。


從1987年到今天,中國刑偵劇走過了三十多年的崢嶸歲月。一批批演員、導演、歌手借此出道,走紅。


劇中人,有的一朝圓夢,有的從英雄變成囚犯。我們也從只知道正義必勝的少年,活到了接受正義偶爾勝利的中年。


其實,無論人性如何復雜,邪惡怎樣升級,我們想從刑偵劇里看到的,始終都是正義的不屈,就像王志文在《刑警本色》中唱的那樣:“我在風雨中追逐,尋找那前面的路,為了把這黑暗征服,所以我不能輸。”


我們都不能輸。


部分參考資料:


城市快報,《對話著名導演趙寶剛》

肖舟,《陳紹基:毀于情色的南粵政法王》

安徽衛視綜藝節目《說出你的故事》

北京青年報,《黑洞幕后的黑洞也是驚心動魄 編劇張成功談現實中的<黑洞>》

北京青年報,《探黑洞之黑--訪電視劇《黑洞》導演和原作者》

北京青年報,《丁勇岱熱門電視劇<末路>中演活“白寶山”》


篮彩预测